今日三明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795|回复: 0

星空下的守望 —2017年喀纳斯越野赛东锡勒克牧场日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30 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星空下的守望
2017年喀纳斯越野赛东锡勒克牧场日记
天回北斗挂西山,
俯仰自得思五弦,
夜鸟遁声闻风动,
月华如霜卧少年.
------<<东锡勒克夜>>
   六月飞雪,一天四季,杂花生树,群茑乱飞.这是塞北六月的仲夏烟景.古往今来,不知曾迷倒多少骚人侠客、风尘浪子!何况是从未到过塞北的人。“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自然是要着迷了。
  14日晚开完分组会,组长“傻蛋”。
“咯!哪!这个这么称您傻蛋合适不”俺小心翼翼问道。
“就这么称,除非正式场合才被叫李光宇,平常大家都叫我傻蛋”组长道。
  圆圆的脸,有点胖,一身休闲的禅服,从事户外运动教习。
张杨,原安排与她同驻守图瓦新村,就这么巧,住的2312房名“图瓦村”,自洋的在微信刷圈,天意!啊哈!
   天算不如人算。第二天。
“把你调到东锡勒克去,和黑豹一组,那比较偏,女的在哪儿不太方便”傻蛋道。
“不能图瓦村吗”我道。
“东锡勒克风景很漂亮的,那儿是不对游客开放区域”傻蛋边说边打开手机户外助手,然后指着卫星地图,顺着比赛轨迹道。
“你看这全是草场,边上是森林还有雪山,这有哈萨克人毡房,海拔2000多米”
“好吧!我去”
黑豹住对门2313,维族少年,名字“艾孜海尔江.牙合甫”。他和同来安东尼二人刚参加完高考。长的很漂亮,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眉,高挺的鼻梁,一张不说也笑的嘴。
住的酒店刚装修完,味重,门开着通风。对门有来人瞧的一清二楚。女生来的次数多了,就不好意识被我们瞧见,敲完门就隐到一边,门一开就闪身进去。
黑豹领来工作服,一试小了。
“俺工作服L码,有大一码的换莫”我在工作群里@。
“没有,工作服已经发完了没有了”傻蛋道。
“我发的是XXL,可以跟你换”倪秀冰道。
敲开2318房门,一身休闲素雅的装伴,秀发落肩,面如春杏。如清风徐来,淡淡的笑容。
“哦的!美女!”
“傻蛋眼毒”!心里道。
换过工作服,回屋。
“我们组来了个美女”我对同屋的辣子道。
“美女啊!呵呵!跟你分一小组莫”辣子道。
“没,她在CP8,俩女的一组,我和对门的小鲜肉一组”我道。
“那你还得瑟个啥呀”!辣子道。
辣子来自乌鲁木齐,大名“杨晶波”,网名“半个馒头”,绰号“辣子”,特性:,三寸不烂之舌,接他的话要三思,稍不留意就下到坑里。滑雪教练,身披宽大长衣,嘻哈派头。口头禅“好的!!!老板!!!”
安东尼从门口经过。
“哥你很屌啊!拿我的银行卡当房卡取电,你他妈的给我滚回来”他对着电话那一头的同屋的道。
……
咦!辣子今晚的神色不妥。
分组那伙儿,见他与女士一组,正要给他道喜。那女士过来。
“你要多照顾我一点,我都不太懂”女生娇情的道。
看辣子神态,差点蹦起来,有点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架式。
.......
“怎么啦!这表情,谁又欠你了莫”我道。
“我真他妈的嘴贱,把分组的事给我们家媳妇说了,你知道她怎么回的吗?而且还把剧情都给我写好了”辣子苦着脸道。
辣子在330公里组的CP9,这山光水色百花盛开的地方,花前月下挺动人的。
故事里的事,说不是,是也不是。说是,不是也是,他媳妇能不想象莫。
我只能偷偷地笑,听他说完。
6月15日
8点,傻蛋发来一份赛会组的“补给点车辆安排计划表6.15”
“东锡勒克的看一下,时间变了,50公里组的提前2小时发枪”傻蛋道。
“17日早上5点正式出发,可以去1105领计时设备”他又道。
CP9的计时设备让黑豹去拿,刷脸效率高。女生们私底也会给他礼物。
“俺上午去鸿福酒店”我@傻蛋.
“那边要你去帮忙呀”?
“没有,我福州的队友昨晚到了”
......
今天330公里组报道时间。天上一丝丝云,气温上升很快,阳光灼的人皮肤生痛。
溜溜球他们0点到,刚进鸿福酒店大门就看见他正往外走。
“这天气都是这样么”溜溜球问。
“白天都是这样30度左右,如果下雨山上会下雪,气温就会下降,很冷的”我道。
“天气预报16至18日有雨”我又道。
.......
低空一阵雀鸟的惊叫,鹰在追雀。在房屋上方盘旋三二回,消失在房屋后。
从草地上摘下二片罂粟花叶放进嘴里嚼。
走进草场的深处,寻一处平坦石块盘腿坐下。
万物浸在光被四表的神的爱中,宁静而深沉。
深,像在一和平的梦中,感受是一澈透灵魂的安慰和惺惺的微妙的领悟。
闭上眼,聆听。虫鸣鸟叫,牛哞马嘶。
嘚!嘚!嘚!的马蹄踏碎草场的美乐,哈萨克人骑着俊马放牧来。
白桦林酒店的廓道里比往日显得安静。起终点组在忙着接待运动员报道,赛道组的进山布标识,330组的CP点人员已经出发守卡。
傻蛋组长下午决定带我们去贾登峪东边的山上热热身,交流山地户外的见识,加强同组之间的感情。
“山上有很多天麻,还有大麻”我道。
“飞叶子吗”?傻蛋道。
“飞叶子是啥“我问
“就是云南人吸大麻叫飞叶子”他道。
......
穿行在草场,每一步脚底能带起一团尘烟。早上路过时草场还是湿泞的,沾一鞋底的泥。太阳一晒一层厚厚的细细的浮土,这一层浮土给后来的运动员带来麻烦。
上东山,连翻三道梁。鹰顺着气流盘旋,它就在脚下。
......
20点,330公里在离贾登峪30公里外的喀纳斯游客中心鸣枪开赛。我们在酒店里观看手机视频直播。
“明天联系苗苗去库房看一下咱们的物资丢没丢。如果缺了马上找苗苗补。我今晚上可能要去禾木,如果我不回来你们要换组长了。黑豹明天负责和苗苗联系”傻蛋@我们。
“不能呀!组长必须回来”秀冰@
“物资检查的事情请组长放心”张杨@
“黑豹有一个要求”黑豹@
“还可以提要求哦”秀冰@
“@艾孜海尔江.牙合甫,你明天去找苗苗早上7点过去。帮她干活,明天你归他管了!她点名要你的”傻蛋道。
“黑豹要求不换组长”黑豹@
......
“不会换”我@道。
6月16日
傻蛋通知,今天秀冰、张杨和我,7点50到1103找水影,帮她组上弄报道。
吃完早餐,从餐厅出来,跟在东丽后边,她一手里拎着大袋子甩着臂快步走着,我得小跑着才能跟上。
鸿福酒店的小广场上已有不少来报道运动员,“树”在装运动员的参赛包,过去帮忙,一会他忙别的去,装好300个,“七鹰尺”过来。
“我能做此什么”七鹰尺道。
“一起装吧”我道。
“树”大名:宫李,来自云南大理的东北人,在大理有客栈。我们在车站分手时,他说:“来大理找我,我都在那儿”!
“七鹰尺”大名:宿永昌来自山东青岛的大学生。
......
一边装着包一边抬头张望,与古狼(刘琳)约好今天在这见,他和小二黑福州团员一同到达,参加168组。
“刘琳”!他望过来,朝他招了招手。
陈伟、郑玉春....近前握了握手,一番交谈。
“我们要去买点东西,然后休息一下,下午去CP点等何勇(溜溜球)他们”古狼道。
“明天赛道CP9等你们”我道。
......
“装了多少个了”杨晶问。
350多个”我道。
“够了,不用再装,今天来报道的运动不到400人”杨晶道。
起终点组分二班轮换,登记、检查之类的细活我也插不上手,在克里斯边上站了一会儿。就找苗苗讨个运动员转动袋,把脱下的衣服装里边,到三公里外贾登峪330CP点看看。艾腾篚、包宝、刘辉他们在哪儿守着。
一路遇见330选手,朝他们伸出大姆指“加油”。
卡点里有二人拿着相机是负责采访报道的。
“我们在武隆见过”我惊讶地对一美女道。
“对啊!你还写一篇文章说我话唠”!美女娇嗔道。
“哎呀呀!……………….”我笑道。
“那有一只旱獭”我岔开话题指着不远处的草堆道。
“那里!那里!美女道。
“我在蒙古见过旱獭,被扒皮的旱獭跟人一样”。她道,“蒙古人是不吃旱獭的,他们说那是成吉思汗的亲兵变的”。
离开时也没问她叫什么名,相信下次还会再见的。
尾随着四川来的队员离开卡点。
探问前72公里的路况。
“哎!要趟6次水,那水冰凉冰凉的刺骨的疼”
“是在什么位置”
“CP2到CP3这段”
......
回到白桦林@傻蛋“下午3点再过去帮忙,4点要去听技术分析会”
赛前的技术分析会都会有最新最权威的信息发布,总监:魏军,主旨。
......
傻蛋又给我们二组分别弄来一箱苹果和香蕉。
“车联系了,师傅吃完饭后再回复几点去装车,就是对话太吃力”我道。
“都是当地的司机,我刚才打了一个电话,一句没听懂”傻蛋道。
哈萨克人说的普通话要去猜。唯一能全听懂的黑豹又不知上那儿去。
“我给大家买了两个西瓜,装车带上”傻蛋道。
“跟着傻蛋,幸福乐傻”秀冰复道。
辣子下午出发去330CP9守点,屋里只剩下我一人。
“我的烟还有吃的忘了带了,看谁下午有到CP9,让他带来吧”辣子在电话道。
“这点儿谁还会去啊”?我道。
“主要是烟呀,哥,这没有哇”
“山上有大麻去采点呶”我道。
“看看吧,要不你找谁来拿,我明早4点也要出发了”我又道。
“吼吼吼!!!!!”辣子在电话那头又哼着花腔在嚎道。
......
对门2313悟空也走了,按发君姑娘的旨意,二房拼一间。我搬到2313。
“和黑豹说一下,千万别在睡过了”傻蛋道。
“我搬过去和他一间住,明4点50分把行李放您房间”我道。
“计时设备千万不要忘了带”傻蛋再三叮嘱道。
“睡觉,早点休息吧。”
夜23点44分。
……
6月17日
4点15分,起床,洗漱完,摇醒还在熟睡中的黑豹, 4点50分把行李放在傻蛋屋里。黑豹去405叫醒司机。
比约定时间晚了10分钟出发,和黑豹坐后排,加上几个大包车内塞满满的。
天已大亮,往喀纳斯游客中心方向,一路3道安检卡。
湍急的喀纳斯河,蓝色里勾兑着白汁,两旁的松树和白桦树。
俯窥卧龙湾、鸭泽湖,山色倒映,蓝色的湖水好象被加入奶子。
湖水、草甸、森林、雪山,层层叠叠。
这是山水画六法中据白守黑的意境啊!,湖水、草甸为白,森林为黑。
天然的画卷,读懂它是美。视野在行进,是气动。行在画中,气韵生动。
喀纳斯展开如文人般的美。雪山,又透出冷傲。
有点遗憾琴没带来。
“那就是图瓦新村的CP8点”车子穿过一排象火柴盒顶着人字屋顶的村子时傻蛋道。
彩钢板的屋顶与山色极不协调,车子盘上观鱼台山上的公路,看的更明显。
庆幸没在CP8蹲点。
傻蛋打开手机GPS导航,离开图瓦村约莫4公里后。
皮卡跨下高高的路基,拐进草场,一路的巅!巅!巅!
“这是蒙古人的草场”傻蛋道。
近处半人高的植被,红黄白紫开满花朵。车窗上半部在草上,这场景从前只在影片里见过。
“这地方有虫子”司机哈尔恒.哈志曼用生硬的汉语道。
“虫子”我们在想着。
“虫子,就是那个虫子”哈尔恒在努力解说。
“是不是老虎”我突然想起古代人称“大虫”为老虎。
“对! 对! 对!,就是老虎”
这离边境很近,中俄哈蒙交界,是西伯利亚虎吧。
蒙古人的夏季牧场。房子建在山脚的斜坡上,面朝草甸春暖花开,假若此安家,我愿意这么守下去,到老。
密密匝匝的金莲花,心里窃喜。金黄色的花,晒干,冲汤,汤色金黄,入口异香,此物只有此处有。
皮卡淌过几条水沟,一处水深齐腰,周边是泽地。今夜选手经过这,我亦无眠!
巅巅晃晃10公里,前方一道东西走向千米宽的山垭。车停在铁丝网树枝隔拉成的栅栏前。
“我下去开门,营地就轧在门边”傻蛋道。
过了栅栏门就是哈萨克人的牧场,草地被牛羊马啃得如修剪过的城市绿地。
栅栏的东边植物王国,西边动物世界。
“我们先去拜访哈萨克牧民家,把礼物给他们”傻蛋道。
哈萨克牧民的毡房被圈在用树杆垒的围栏内,圆柱形和稚形二种。牧民堆山家有三座毡房。
在远处望,林子里在光影中的毡房,就是一个童话世界。我对毡房里的样子充满好奇。
叫了几声,无人答应。
往林子深处走,牛棚前有一老嬷嬷在挤奶。
是家长,把礼物给她。哈萨克人的规矩,礼物交由最年长的,再由长者分发给子室。
傻蛋与老嬷交谈,黑豹翻译。
一阵马蹄响,老嬷的儿子过来。
“响马”,一副“响马”的模样,黑脸、飚捍冷漠的野性,骑在高头大马上,俯视着。
我们象猎物。
......
“那老人象电影里的人”黑豹后来努力形容着。
“象魔法师”我道。
“不是,是那个”
“巫婆,是吧”我道。
“对就!是那个巫婆”黑豹肯定道。
......
返回到栅栏边,卸下所有物资,傻蛋让司机开车回去接CP8的物资和人。
遍地的牛屎,用铁铲清出一块比较干净的地带,搭上帐蓬。
8点,准备完毕,离开赛还有1小时。
我们这是50公里的CP1,168公里的CP9。
傻蛋取出炉头掏出茶叶,砌起茶。我把辣子忘了带起的小音箱拿出来接上手机狼牙。
仓央嘉措情歌荡在山谷。
凝视东边的森林,如傻蛋所言象《哈里波特》里学院后的黑森林,山上积雪,估记30分钟就能爬到雪线。
黑豹用头巾裹着头,
阿拉木汗,美女!
......
10点15分,50公里组的二名选手到来,稍停留就离去,13公里的路程对这二个新疆当地的专业队的选手来说,刚热身。
昨在运动员报道时,就对黑豹说,这几人是来抢钱的。
.....
堆山骑着摩托过来,很快黑豹就和他近乎的象兄弟。
“你们家有酸奶么”我问堆山。
“酸奶有的,还有奶子”堆山道。
哈萨克人称鲜奶叫奶子。
“有卖么,多少钱”我问。
“十几二十元一碗”堆山道。
“太贵了,下边人家才五六元一碗”我道,心里疑着他家的碗多大。
“你弄点来卖啊,运动员会买的”我道。
堆山家今天没有做酸奶,他喊来他爸,开着车从邻居那弄来一桶酸奶。
8元一碗,碗挺大口的,足有七两。
“给我一点奶子尝尝”我拿着小杯道。
没有煮过的鲜奶,鲜得腥。
9元买来一饭盒的酸奶,这天中午我就没吃过其它东西。
.....
“8元钱一碗太便宜了,你们要卖10元“一50K的女选手吃完奶道。
无语,真的很无语,这女士占了便宜再卖乖。
......
气温在快速上升,选手消耗很大,傻蛋在派发补给。黑豹和我负责计时记录并开栅栏门。
4桶桶装水用完,自己留用的一桶也拿出来,50公里组130多人过完,水还剩下半桶。
1箱半的香蕉全配完,苹果剩下5个,馕一个不少。
庆幸临出发前傻蛋组长多拿了一桶水。
12点半多,50公里组的收队裁判上来,这组结束。
......
皮卡车拉着张扬和秀冰上来,傻蛋果断地把车上的黄瓜、苹果、水留下给我们。
傻蛋讨来车钥匙,载着他们还有一退赛的运动员去往白哈巴方向兜风。
坐在帐蓬里发呆,我也应跟他们去看看后面的风景。
------168公里组最快的选手到这的时间约在第二天凌晨1点左右,这12小时我们得等待。
傻蛋他们离去,山谷里只剩下黑豹和我,还有远处成群的牛羊。抬头看看天,起风了,云层压了过来。穿上羽绒服,支上气灶头,把泡面、黄瓜、苹果和在一起煮。
刹那间,狂风大作,把大帐蓬掀翻在草地上,翻滚着,支架上的铝合金扭曲变形,它废了。
赶紧把桶装水压在小帐蓬里。
从吹散架的帐蓬上解下蓬布,二人试图再搭一个简易人字帐,可风太大,能把二人扯上天空。
一个多小时,我们不得不放弃努力。
蓬布最后被辅在草地上,找来石块压在上面。
躺在帐蓬里假寐,突然耳边异响不断。
成群的牛把我们包围起来,用舌头四处舔翻。轰了这边,那边又过来。最后它们干脆就地趴下瞪着牛眼。
坐下,人眼对牛眼,把精神力集中,盯着头牛,用心念着“回去!回去!回去!”
随着头牛的回身,牛群也跟着散去。
一旁的黑豹轻轻的鼾声。
透出云隙的太阳,放射出强烈的紫外线。帐蓬里极闷热。
找出袋子,拉开栅栏门到蒙古人家的草场上去采金莲花。
花!成片成片的。
“反正是牛羊吃的,我采!我摘!我摘!”嘴里这么叨叨着。流星说俺在破坏生态。
不知觉钻进黑森林。
“轰隆隆!轰!轰!”就听头顶上不断的炸雷。
“霹啪”闪电撕裂声。
“牙合甫!牙合甫!”风中飘来黑豹呼唤声音。飞速的冲出森林,远远望着他站在帐蓬外。
“我在这”
“要下雨啦!回来吧!”
“牙合甫”,黑豹给我起的维语名字。起初我叫他牙合甫,他说得叫他“艾孜海尔江”。牙合甫是他爸爸的名字。
-----
东锡勒克牧场海拔有2000多米,处在高纬度区,靠近北极圈,它的闪电又带极光的炫耀,很漂亮。
雨,稀稀沥沥。
“打雷不能站在树下,特别是树下有水,小时候我看到雷劈在上面过,太可怕了”黑豹用不太流畅的汉语描述道。
牛羊群很悠闲地在草场上,没有躲进森林,这雨不会大的。
秀冰在群里说他们那在下大暴雨。
…….
傍晚7点,黑豹躺在帐蓬里睡着了。
喀纳斯与沿海跨二个时区,这时的19点是沿海的13点。
沿北坡一直爬到山顶,旱獭警觉地立在洞口旁,山梁的那一头森林茂盛,林下成片的芍药花,岩石上布满多肉,稀奇古怪的花,让我兴奋。
一羽布谷鸟立在眼前的树梢上,“布谷!布谷!”叫声浑厚深沉,在山间回荡。灰色仅拳头大的它,居然有如此洪亮的声音。
北眺,千山千重雪。远方是毛子的地盘。
张扬说顺着山谷下去8公里就到白哈巴,再前进一点就是界河,河边有条小道通5号国界碑。
不知呆了多久,山下黑豹又在呼唤。手指放嘴里打个啸哨,算是回应。
……
“你又上山了,怎么都不叫我”黑豹道。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
幽谷中,倒影自照,孤芳自赏,虽然空寂,却有春风微笑相伴,一呼一吸,宇宙息息相关,悦怿风神,悠然自得。
介如石,两镜相入,互摄互映,华严妙境。
一个人好去处。懂了,我再叫你。
……
堆山来找黑豹。
堆山他爸也骑着大马过来,给他二个苹果,他就骑在马上用刀削着一片一片吃。
堆山指着他爸的马,问我要不要骑,马背比我还高,我摇摇头。
“不骑”
堆山在聊天时说他爸的马比较烈,他都不太敢骑。
我怕他给我挖坑,上去了会被巅下来。
他们家的两匹骆驼也蹓跶过来,想从栅栏过去蒙古家的草场上吃草。
找堆山借铁锹,挖排水沟。他顺便邀我们去他家毡房里做客。
已经23点了,天渐黑,戴上线帽,手套。
我们把西瓜带上,想到堆山家大伙一块儿尝尝。
给傻蛋挂个电话,168第一位选手到CP8正在休息,一个半小时后会到我们这。
毡房,很神密吧!第一次的事总要想象空间。
圆形的地面,一半垫高,铺着毯子,桌子被褥叠在上面,堆山双胞胎弟穿着鞋在上上下下地跑着。
毡房四周用花毯子围着被格栅固定。中央垂着太阳能电灯。
我们到锥状的毡房里问候老人和家人,黑豹把西瓜放下,堆山妈妈就把它收了起来。
堆山与他爸聊了几句,把我们领一座较新且净的毡房里,一会儿又让我们去有炉子的毡房,里面充满着奶味。
堆山问我们要喝奶子还是酸奶。
地上放着两大锅的奶子和酸奶,还是热的。堆山从锅里挖出二碗酸奶,用勺子绞稀加了糖,递给我们。
二大碗,黑豹吃了小半碗,余下的全进了我的肚子里。好美味!
“奶茶要不要喝”堆山又问。
“给我来一碗”哈味奶茶,怎么能错过。
堆山从边上毡房里打来热茶进来,掀起奶子锅盖舀出鲜奶冲进碗里。
“哇呜”!好喝。
(什么味,不说了,有机会自己去尝尝!)
来了客人,堆山一家人围进来,黑豹与他们交谈,我什么也听不懂,低头慢慢的细细的品茶。让奶茶泌透舌间每一粒味蕾。
堆山妈抱着二岁的儿子,她拉了拉我手腕带的玛瑙串,然后对着儿子指了指……
介个@@@@什么意思########
这可以母亲给的,陪我走过千山万水,每场越野赛都戴着它,怎么能施出呢!
0点,  估算着选手该来了,与堆山家人道别。
回营地近一公里路段,仅发现一条指示路标。
“路标这么少”我道。
“可能被小孩子摘去玩了吧”黑豹道。
“也可能被动物吃了”我道。
黑豹在帐蓬周围挖好排水沟,就钻进帐蓬里。
“你把帐蓬里的灯关了,要不我看不到前面选手来的头灯的光影”我道。
在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山谷里,只要有一丝丝的光亮都会显得那么醒目。
……
0点45分,东面山口隐隐有光在晃动。
“来了”我对黑豹道。
“那里那里,我怎么都看不到”黑豹道。
“哪”!我伸出自己都看不清的手,指着东山口。
随着灯光的近前,打开头灯给选手引路。
拉开栅栏门,选手带着冷冷的表情进来。
0点51分,在记录纸上写下。
“要补给么”?我问。
“不用,我休息一会儿”他说完就趴在地席上。
他是新疆本地来的,黑豹也趴在席上与他交谈,开着手机微号。
我钻进帐蓬里休息。
0点41分秀冰发来信息“第二名也离开CP8”
“他说CP8到CP9用了1小时52分”黑豹送走第一名选手钻进帐蓬道。
“第一名1:03分出了CP9”黑豹把信息传给下一卡点。
“第二名到这估计要2小时,我们休息一会”我道。
我们俩人都睡着了。
睡梦中隐约感到有光影在不断的晃动,猛的惊醒。一道光束在帐蓬四周晃着。
“门在哪儿,这门在哪儿,怎么过去呀”有人在道。
选手来了!
“直接推进来”我连忙道。
“抱歉睡着了,要点什么么”我道。
“没关系的,我休息一下”。他道。
在灯影下,看他淡蓝色的T恤,好面熟呀!再听他说话的声音,想起来了。是乌鲁木齐大巴车上坐后座湖北刘婷的先生。他脱了鞋子的脚,薰啊。
还有他喝光酒的大乌苏酒瓶从后座底下滚到前排,秀儿嚷着人来认领,他们俩口子“你去领”,“你帮我领”……挺逗人的。
2:26
“第二名已出CP9,出CP8几人”我在群里@道。
“第三已出CP8,还有一名休息一下再出发”秀冰回道。
2:35
“CP8同时出发两位”秀冰@道。
……
在黑暗中等待第三名选手的到来,气温越来越低,帐篷外异常寒冷,裹上大衣。
       黑豹睡得很熟,怕自己再睡着,索性到帐蓬等。
半个月亮把草地罩上一层银色,起身走走,趟着月华光波,如夜月中的精灵鬼影。
“凝是地上霜”诗境与实景,今儿证懂。
从苹果箱里扯出二片泡沫垫在地席上,头枕着苹果箱,看着北斗七星,一直看着。
“吸尽西江,细斟北斗”
南面黑森森的森林里时不时有动物低沉的声音传出。旱獭“吱吱吱”的叫声在四处游荡。夜鸟飞过,翅膀扇动“波波波”破空振动声。
西北方天空深处时不时地闪着电光,如科幻片在星际旅行远处星云里的闪电,炫又无声。
3:32
“CP8在5分钟前出一位男士”
“CP8刚刚出一位女士” 秀冰发来消息。
4点半,东方启明星冉冉升起,天要亮了。
帐蓬里轻鼾匀息。
“黑豹,起来值守一下”摇了摇他道,一连三次。
“我不起来,外面太冷”他嘟嘟道,翻个身又睡着。
……
第三名选手离开时,朝霞已染东天。
又念起宗白华说过的一段话:“一片云,因日成彩,光不在内,亦不在外,既无轮廓,亦无丝理,可以生无穷之情,而情了无寄“。
5:25第一名女选手,来的急也走的快。
“有泡面吗,帮我泡一碗,后面还有一位099”第四位进卡的男士道。
“抱歉,我们这没有,只有黄瓜、苹果”
“没有啊,那就算了”
几分钟后第五位男士进卡。
“我想快一点到,选帮你泡一碗面,你到了刚好吃上,不用等”先来的男士道。
“这没有热的,咱们就吃根黄瓜吧”他又道。
我站一边没有说话,
有这样的同伴是幸福的。
送走他们,又归于静,寻一处高地打起太极拳,朝阳把身影拉的老长老长,一招一式不知觉中淌出。
对影成双人。怀中乾坤大,日月同辉照。
这美景用文不尽意啊!!!!!!!!
一个左单鞭,唉!来人了,跑过去拉开门。
“欢迎光临哈萨克人牧场”我道。
……
“哎呀!我的脚啊,我实在走不动了”女子第二个进卡的李源媛     坐席子上边脱袜子边呻叨道。
“你有袜子吗?给我一双,我的全用完了,这路太难了,以为后面没有水了,没想到上来还有,我的袜子全烂了”她抖抖手中袜子道
我和她也算老熟人,参加过贡嘎,几天前还一起吃过茶。高挑的身材,美女一个,象假小子。
“没有”我道。
“你现在排女子第二位”我道。
“什么名次无所谓了,累死了,只要完成就好了”她道。
“脚痛死了”
“你怎么不带登山杖”我问。
“一支坏了,另一就我就给别人用了”她道。
“我帮你找一根棍子吧”我道。
从围栏上抽出一根树枝,试了试刚合手,也结实,追上几步递给她。
8点多,进卡的选手多起来。
“黑豹起来了”连喊6次,他才慢腾腾地从帐蓬里钻出来。
9点半,F210女选手要退赛,黑豹报给傻蛋。
傻蛋和杨晶他们裁判组开着霸道车停在七八百米外,车过不来。
“你看帐篷都吹成这样了,还能要么”?傻蛋对杨晶道。
看着被风吹的扭曲的架子杨明道“不要了,就扔了吧”
几次见杨晶,好象没见她笑过,总是冷冷的。
一同上来的一人蹲在地上,是安东尼的同屋,他恶作剧地揭开一块已干了皮表的牛屎,露出下面粘糊糊部分,十分恶心。
11点过,古狼他们还没有上来。
他已在微信里@我“CP5退赛了”
“其它人呢”我问。
“陈伟、郑玉春还在继续” ,“他们到了通知我一下” 他回道。
…..
堆山父子骑着摩托载着小桌、碗、酸奶、奶子过来,他们把桌子摆在栅栏门边。
酸奶的生意很不错。
当然也少不了费些口舌,给选手们解释“这不是组委会的补给”。
撕块纸皮写上“每碗十元”,往桌上一放……
堆山与黑豹在一旁聊着什么!他们不时地瞧我一眼。
堆山过来问道:“你有没有认识的朋友(选手)。
我道:“很多“
“我去开车接他们怎么样,然后!!”他边说边撮了撮二个手指。
“不可以”我断然回绝。
“你看他们跑么这么累,坐一段也没什么”堆山道。
“他们不会坐你的车的,他们选择这项目,一定会走完它。这是信念。你可以去试试”我道。
“不过我没有看到也就罢了,如果看到我一定会罚他们”我又道。
……
但是!但是!还是有一人坐了他的摩托,而且这人吃了酸奶后没钱付,他以为是组委会的。是另一位选手帮他付的钱。
这是后话了,不想说他是谁。
依靠外人帮助去完成,而且拿了成绩去装B,鄙视!
天上的云层快速流动,一会儿晴一会儿阴。晴的时候一件T恤,阴时又得加上羽绒服。
干脆把衣服挂在栅栏上,随时更换。
古狼才@我不久,陈伟、郑玉春上来,郑玉春头上罩着防蚊帽,象养蜜蜂人家那样。
@古狼“他们到了”
陈伟的状态略逊一畴,郑玉春想稍做休息就出发。他们这时体力 不在一个点位上。
“你们有足够的时间,这点关门约34小时,可以多休息一下”我道。
随后,他们倒在地席上睡去,30分钟后二人出发,帮他们一人洗一根黄瓜带上。
拍了二张他们的照片传给古狼。
和他们同时进卡点的,一位来自澳门的小伙子,一位来自广东的女生。女生说要睡一小时,我问要不要到时叫她,她自己设了闹铃。
一会儿她说冷,问有没有东西盖,这时太阳被云给遮了。拿过雨伞帮她挡风。
一小后她醒来,感冒了。
忘记提醒她把救生毯拿出来裹身体。
13:55
“CP8过了45人”傻蛋@来信息
“CP9过了36人”黑豹@
14:29
“CP8最后一个运动员089已经出发”傻蛋@
15:07
“CP9已过42人”我发出消息。
“CP8在等收尾裁判了,我们一共打卡47位,退赛1位”秀冰@
“那我这就差4人”我回道。
15:26
“最后一位刚刚出发不久”秀冰发来一条让人兴奋的消息。
2小时后我们可以收工了。
17:11
“通过46人”我发出消息。
“那还有一个”傻蛋回道。
黑豹很纳闷,共46位选手通过,怎么又多一人。
我们都没告诉他最后一人是收尾的裁判。
收尾的裁判是张鹏程,众人中唯一一个与我老乡,他来自福安。白桦林他住在隔壁,夜里听他大呼小叫的—在打游戏,一百英里的选手。
雷雨再度袭来,雨都落在贾登峪方向,我们这小雨。
来接我们的司机在电话里哇啦哇啦说了一通,我没听懂,把电话交给堆山,让他用哈语说说这边的情况。
这是一个很糟的举动,应该把电话给黑豹。
堆山说,司机让我们走到外头公路上车。
工作的结束,崩紧的神经一松,阵阵的疲惫感袭来。黑豹也决定徒步出山。
“这出去8、9公里我们重装备要背,要3小时才会到”我生气地对黑豹道。
“没有那么长”黑豹听了堆山说才3公里道。
“你有没有距离感啊!”我道。
二天一夜,仅睡一小时徐,心中烦燥之极。我们把所有的物资全扔掉,背着装备沿着选手来的路回撤。
一路黑豹试图与我说话,没理他,看着道两旁的花草树森,打发烦燥的心情。
走了约2公里,还是给傻蛋打个电话。
“司机说不进来接我们,要我们走到公路上去”我说。
“走出去,开什么玩笑,10公里,我马上找赛事组,你们想走就走,不想走就在原地等着”傻蛋道。
“我们把所有东西都扔了”我道。
“扔就扔了吧,你们走多远了”傻蛋道。
“2公里多吧”我道。
“好,我马上联系”
…..
5分钟后
“司机已经进去,你们就地等 一会儿吧”傻蛋道。
我们又前走了500米,一阵汽车的轰呜声传来……
东锡勒克留在记忆里最深的恰恰是徒步的那3公里蒙古人的草场,真美,真的很美,就象走在安徒生的童话世界里。
前面有一个很帅的小王子,他跟着-----巫师。
………………………………………待续

微信图片_20170628120134.jpg
mmexport1497528148204.jpg
mmexport1497528670248.jpg
mmexport1497528655232.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三明网 ( 闽ICP备09005608号  

GMT+8, 2017-8-19 02:17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